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知足常乐

良好的心态和健康的身体比什么都重要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个人简历:儿童时代遭饿饭,小学读书被中断,文革无聊看造反,中学复课学白卷,高中毕业去锻炼,恢复高考找饭碗,教坛耕耘数十年,时至今日才清闲,网易博客大世界,轻松自由赛神仙。 博客风格:基本自创。 告博友:我的博客内容较多,你可按照我的博客分类选择喜欢内容进行阅读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我的童年(1)(原创)  

2014-09-05 21:53:56|  分类: 往事如梦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小时候的我浓眉大眼,胖乎乎的,比较结实。当时社会太平,物质丰富,母亲刚三十出头,身体健康,奶水充足,因此我小时候身体发育没有受到影响,由于从小勤快听话,人也孝顺乖巧,父母比较喜爱,因此不像大我十岁的大哥那样,经常被性格急躁的父亲责打。

可能是父母遗传基因的缘故,我自认为我的智商比较高,一岁多时就能记事,没有前辈提起,能够清楚的说出一岁左右时,一次肚子疼被婶娘按住擦酒精的情形。直到现在,还清楚地记得两岁时,家里菜园里樱桃树上绑响壳(破竹)赶走白头翁的情景。三岁前,邻家大哥参军合影,大人拉我照相我逃跑的事情也还记忆犹新。

我的大哥非常关照我们弟妹,记得在我两岁时,大哥带我和二哥去放牛,那是我家喂了多年的一条母牛。出门后,大哥把我和二哥抱上牛背,我坐中间,大哥坐后面,温顺的母牛驮着我们,沿着田埂吃草。忽然,母牛发现田埂较低的一面有鲜嫩的青草,于是向低处走去,这下我们坐不稳了,二哥在前,我在中间,大哥在后,就像坐梭梭板一样,滑到牛颈项上,把我吓得哇哇哭,二哥倒不怕,两手扳着牛角,口中念念有词,开起了汽车。母牛好像很懂事,我们哥仨把它压住,不能动了,它也就不动。还是大哥有经验,从牛颈项上下来,把我和二哥一个个接下来。也许就是这次经历吧,我这辈子不怕牛,牛鼻绳脱了,我也敢去抓牛鼻子。

一九五七年,中国加快了社会主义建设步伐,也就是:总路线、大跃进、人民公社。号称三面红旗万万岁时代。举国上下大鸣大放,下指标评右派,这期间国家又遇到自然灾害,恰逢中苏关系紧张。在亩产万斤粮、肥猪大如山、毁林拆庙大炼钢铁,放卫星、浮夸风的脱离实际的运动中,中国出现了危机。三年困难时期,我的家乡饿殍遍野,我所在的生产队一百多人,死到只剩七十多人,有几户人家死绝。父亲生病住进了位于三大队二队的大医院(当时病人太多,一个公社就好几个大医院),家里全靠母亲维持。那段日子对于我来说,真是一辈子刻骨铭心。

记得一九五七年,农民有吃有穿。小孩子唱的歌谣是:大跃进,总路线,提起兜兜买挂面。大人唱的歌是:戴花要戴大红花,骑马要骑千里马,唱歌要唱跃进歌,听话要听党的话。虽然是各家各户过日子,但是广大农民群众抱着感恩的心情,听毛主席的话,兴高采烈跟共产党走,

到了一九五八年,搞一大二公,实行公社化、食堂化,各家各户不能生火,也不准喂家禽家畜。吃饭在大食堂,喂猪有公猪房,小孩上幼儿园,托儿所,学生读书吃饭在学堂。每天高音喇叭播放着《社会主义好》、《五星红旗迎风飘扬》等歌曲。记得有一首歌是唱人民公社的:公社是棵长青藤,社员都是藤上的瓜,瓜儿连着藤,藤儿牵着瓜,藤儿越肥瓜越甜,藤儿越壮瓜越大。社员出工吹号集合,生产劳动是大兵团作战,今天到二队,明天就可能到八队。大会小会更是经常召开。那种形势就是跨过社会主义,直接进入共产主义。

实行公社化后,大队幼儿园就办在我们院子,我的印象比较深,幼儿园有几十个娃娃,有一个小孩上茅房时,不小心掉到了茅坑里;还有一个小朋友看别人捉回的鳖(团鱼)被咬了手,整个院子里闹麻麻的情形都还记得清楚。大概不到半年,幼儿园就解散了,分成了几个小幼儿园,搬到其它几个队。我们院子又成了一个肥料厂,当时生产的颗粒肥,大概是把肥料、泥土和水混匀,用筛子筛成一个一个颗粒状。运不过来时,颗粒肥都堆到我们门脚了。

那时候,早上食堂的钟声一响,各队社员都往集体食堂跑。吃饭是按桌分好的,刚开始时,生活比较好,大家也还比较客气。后来生活紧张了,往往先到食堂的人就选好的。有人在舀稀饭方面还总结了经验,那就是使用勺子时,要搂底、巴边、轻轻摇。有一家人,兄弟争饭时,当哥的居然以人大肠子长为由多吃多占。吃饭后,社员们集合在一起,大队长统一调遣,根本不考虑离家远近,更不考虑照顾妇女和小孩。母亲干活往往要到三、四里外。记得有一次,母亲到八角庙那边干活,把我寄在另一个院子里,邻家苏大姐带我吃枇杷。那是我生平第一次吃枇杷,所以印象特别深。

当时的社员也老实、本分,估计是因为共产党来了,多数人都得到好处,因此,抱着感恩的思想,领导叫干啥就干啥。有一次,我在院子边玩,看见好多社员在田里垒土堆,还用柴草烧泥巴。后来问大人,才知道这是“人不出门身不贵,火不烧山地不肥。”不用说,烧过土的田块确实多收了粮食。不过现在明白了,那是柴草灰的作用。

在那个年代,为了放卫星,实现亩产万斤粮,在一些精英的指挥下,几十个社员把十多亩田的快要成熟的水稻,连根拔起,移到一个田里,密密麻麻的排起,然后请领导参观。当时的放卫星领导,就好像童话故事《皇帝的新衣》里面的皇帝,当然高兴,而且大加赞赏。当然免不了要看一看丰收的粮食,这个问题当然更好解决了。在移苗的同时,早已用苇席围一堆草在中间,然后把上面和四周盖上谷子,这不就是丰收的粮食堆成了山。

这年本来生产还算丰收,但是,由于误了收获,田里的红薯来不及挖,好多红薯都烂在田里。因此到了第二年春天,粮食不够了,公共食堂只能把萝卜、苕菜和大米加水煮稀饭。当时流行一首打油诗:走进食堂门,稀饭几大盆,边边起波浪,中间淹死人。再后来,大食堂又改小食堂,幼儿园的生活也得不到保障了。记得我的弟弟由一个大娘带,由于生活差,本来已经能走路的,后来反而走不动了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18)| 评论(6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